肺多发转移瘤微波消融术:一根针、十分钟的肿瘤定点清除术

“没想到真的跟打屁股针一样的,才不到一个小时,我手术就做完了”

  患者秦某今年56岁,确诊小肝癌六年余,六年来多程化疗、介入栓塞治疗,肝内原发肿瘤控制的较为满意,但在随诊复查中发现右肺内新出现两个结节,这个发现给主管医生、患者和家属的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在原发肿瘤治疗效果满意的情况下,如何处理这两个疑似转移瘤成了摆在面前的首要难题
 

结节对比
结节对比

 

  开刀切除肿瘤(即外科手术)是公认最有效的肿瘤根治方法,但是它因为存在巨大的创伤和极高的手术并发症风险,对人体全身状况及器官功能有较高要求,此外很多外科切除手术还存在无法重复手术的问题,例如左肺有问题,切了左肺,下次右肺出了问题,不可能把右肺也切掉。这些问题严重限制了外科切除的应用群体,即并不是什么人都适合做手术切除。
 

  例如患者秦某,右肺多发结节,考虑为转移瘤,而转移瘤不建议做手术切除,跟“在家里发现一只蟑螂时意味着家里至少还有很多只没被发现的蟑螂”相似的道理,癌细胞既能通过血管转移到肺,说明血管里仍然可能存在癌细胞,有可能随着时间流经遍布全身,在任何部位定植生长,而我们目前的常规检查方式并不能发现这些还没有长大的转移瘤。
 

  所以,如果为了根治右肺转移瘤采取外科切除的话,不仅切除范围较大,至少要做段切,即损失最少六分之一的肺功能,还面临着术后残肺再出现转移瘤则会白做手术、白损失肺功能并且无法再切(肺功能过低的生存期和生存质量远低于恶性肿瘤消耗)的尴尬境地。

 

正在手术中的患者秦某和朱柏霖医生
正在手术中的患者秦某和朱柏霖医生

 

  对于患者秦某来说,一方面肝脏原发肿瘤的减瘤多次采用介入栓塞与靶向化疗效果满意,心理上建立了对介入治疗的信心;另一方面新出现的肺部结节有两个,一次性外科切除难度较大,此外因为长期的抗肿瘤治疗,身体机能下降较为明显,接受外科手术的物理负担较重;因此不仅主管医师认为不适合外科手术,家属也不愿意其接受外科手术。
 

  不过随着消融技术的发展和完善,此类患者有了新的安全、有效的治疗选择。针对患者秦某的情况,微波消融术不仅可直接高温“烧死”甚至碳化肿瘤,达到与外科切除同样的治疗效果;并且因为发挥作用的消融针可插到全身绝大部分部位而不产生过大创伤,所以可一次多处、反复多次手术,换言之即使一次消融不完全,肿瘤未完全灭活,或者完全消融后其他部分新长出了转移瘤,仍然可以通过再次手术插入消融针来进行肿瘤的灭活

 

微波消融术:仅需要插入一根针的手术方式
微波消融术:仅需要插入一根针的手术方式

 

  经过肿瘤内科刘海龙主任 MDT 团队综合评估和建议后,患者及家属决定继续采用介入方式进行治疗。由于我院影像医学中心开展全身实体肿瘤微波消融手术的十年来,有着上千人次的成功治疗和极高的肿瘤控制效果,在尤其是肝脏肿瘤、肺结节消融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得到了临床科室和患者群体们的一致认可,于是秦某和家属慕名找到影像医学中心介入组咨询,在综合评估术前的生理指标、适应症、并充分告知替代疗法、知情同意之后,医患共同选择了 CT 引导下的肺结节微波消融术。
 

  2021年7月22日下午,患者秦某在家属陪同下前往CT介入手术室,完成术前的谈话与安抚后,进行消融术前定位;由于手术创口极小,因此仅需要局部麻醉即可。
 

术前扫描定位
术前扫描定位

 

  扫描完成后,中心CT介入组朱柏霖和何庄超医生对患者的实时影像进行手术入路的规划;
 

规划手术进针方案
规划手术进针方案

  

按规划进针
按规划进针

 

  CT复查,进针位置满意,开启消融机,连接消融针,在设定温度和功率下开始消融。
 

连接了微波发生器的消融针正在体内发热、“烧死”肿瘤
连接了微波发生器的消融针正在体内发热、“烧死”肿瘤

 

  在术中秦某仅接受了局部麻醉,神志清楚,无明显不适,在手术医生与秦某的减压沟通、谈笑风生中、在保证患者感受、手术安全的前提下,第一个大结节用大功率分次共计消融了9分钟,CT复查影像评估消融覆盖及外扩范围满意,圆满完成;
 

消融范围外扩满意
消融范围外扩满意

 

  秦某术中检测指标平稳,无明显不适,于是朱柏霖和何庄超医生没有停歇,立即调针到第二个结节的位置,同法开始消融;
 

调整消融针到第二个结节处后,继续消融
调整消融针到第二个结节处后,继续消融

 

  第二个结节大功率共计消融4分钟,评估效果满意,手术结束。

 

  “没想到真的跟打屁股针一样的,才不到一个小时,我手术就做完了”,当秦某被告知手术完成,从容离开手术台,躺在转运床上的时候补充到,“除了扎针那一下有点疼”,手术医生、患者和家属们的脸上都洋溢着高兴的笑容。
 

  朱柏霖医生在CT操作台,拿着术中实时图像,耐心的跟病人和家属介绍了手术过程和结果,并交代了术后注意事项,护送病人回到肿瘤内科病房,此时距离患者秦某躺上CT介入手术室的机床不过刚刚一小时。
 

术后消融范围
术后消融范围

 

  传统疗法中即使是微创胸腔镜手术,尤其对老年人、心肺功能较差患者都会造成一定损伤,甚至会带来后遗症。而微波消融术则相当于将一根带有“迷你微波炉”的微波针穿刺至肿瘤中心区域,由它释放的微波磁场可以使周围的分子高速旋转运动并摩擦升温,当温度升高到60℃以上时,肿瘤细胞的蛋白质变性,从而使细胞凝固、脱水坏死,从而达到“烧死”肿瘤的目的,其周围正常组织也极少或不受损伤
 

  如果说CT是医生的“眼睛”,微波消融针可以说就是医生的一柄新式高科技精准武器,其“微创中的微创”的特点,相较过去的传统放化疗+外科手术,更能减少盲目打击产生的损伤,减轻患者痛苦。目前随着学界的研究深入,在肝癌治疗领域,消融术已经进入了治疗方式的第一梯队;全身其他部位的实体肿瘤治疗也有望在未来将消融治疗一一纳入权威指南中。
 

精准的“王炸”:边消融还能边聊天
精准的“王炸”:边消融还能边聊天

 

  借助CT引导穿刺,微波消融在精准、安全方面、尤其在危险部位旁病灶多发性病灶的治疗中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单次手术能在极低的创伤中一次性完成甚至四五个病灶的治疗,不仅如此,肺结节消融术由于其极小的创伤、对肺功能和全身情况的影响较低,可以反复手术,如果单次消融范围不足或者术后又出现了新的病灶,仍然可以选择再次消融或者外科手术,显著降低患者的身体消耗、住院时间和经济压力,这是传统手术方式所无法效尤的;此外,根据学界前沿研究,消融会破坏肿瘤细胞结构,但其抗原成分仍可保留,在消融治疗后,从肿瘤内暴露释放的抗原可刺激自身免疫系统,增强抗肿瘤能力、发挥免疫效应。
 
 
  患者秦某术后状态可,24小时后复查了CT,待热沉降效应消失后再次确认消融范围完全覆盖两个肺结节,只见少量胸水和病灶凝固收缩导致的脏层胸膜内陷,秦某复查时称术后“没有什么不舒服,反而因为解决了问题,放下了心中的不舒服”,并不断称赞手术医生朱柏霖和何庄超两位医师的水平。
 

术后24小时复查,无明显并发症
术后24小时复查,无明显并发症

 
 
  作为湘南地区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有着包括多灶肺转移瘤在内数百例实体瘤微波消融术成功经验的手术团队,在郑海军主任的指导和何玉成主任的带领下,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影像医学中心介入组将持续保持进取精神,紧跟国际前沿治疗领域,以“患者需要”、“提效降费”为准绳,不断精进业务能力、探索治疗新方式。

 
(通讯员:强璐)